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师生乱情  »  价格贼高的兼职女老师
价格贼高的兼职女老师
她是一个我最仰慕的大学的名专业的老师,自从那以后,我对这所大学少了些仰视。


  如果不是那一次经历,我大概不会知道这个城市真的有这么一个人群。她们有教师、白领、大学生、银行职员、公务员,等等……,她们有着别人羡慕的身份、良好的修养、佼好的气质,她们同时又在兼职做着最让人不齿的职业。


  一个周末,朋友叫来了几个我陌生的女人一起玩。让我无所适从的一幕发生了,他请我从那个丰满又苗条的女教师和那个青春气息的大学生里面挑选一个。


  我有点明白又不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还是毫不犹豫地带着那个大学老师去了酒店。要知道,我对她就读并且直接保研任教的的这所大学爱恨交加,那是我最梦想的一所百年名校。当年我高中毕业,第一志愿就是报考的这所学校,这是我心里挥之不去的痛。


  既然无缘进入这所名校,那就进入她的女老师吧。进入房间,我试探着抱住了她,她说,等会吧,洗个澡。我终于确认,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学老师兼职小姐。后来我问过我朋友,这女年轻的女老师的价格高的吓人,一晚上可以顶普通的工人半年工资,当然,那次是朋友请客,我还没有感觉到肉疼。


  她先进了卫生间,出来后穿着黑色的T 恤和短内裤。我匆匆洗了出来时,她靠在床头看电视。我过去抱住她,为她脱去衣服。她的乳房不大,但很挺拔,腰身也是一般的少妇不能比拟的。


  说来惭愧,虽然阅人不少,但这个女老师感觉起来竟然几乎没有做过。我覆盖住她的身体,自上而下亲吻吸吮她的身体,直到那里。


  女老师的的私处跟其他的女人的也是一样的,感觉比较温馨。我要她也为我做KJ,她没有做过,就戴上了套做,感觉动作很稚嫩,没有技巧。


  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和她做的那种感受与以往的少妇和小姐都完全不同。陌生感让我想做却又难以进入状态。


  我开始亲吻她的脸颊和耳朵,她的嘴唇主动地找到我,舌头伸进来跟我搅在一起。她接吻非常有力,吸吮得我舌头发麻。


  好不容易从她的嘴里拔出舌头,我起身从头上脱下她的内衣,露出白色的胸罩。我伸手到她背后解开胸罩挂钩,她自己动手脱下。


  黑暗中看不清乳房的形状,只觉得比较大,摊在胸部两边。我握住,开始边揉搓边舔乳头。她的乳头不大,没勃起的时候并不明显,在我舌头和牙齿的挑拨下逐渐挺起来,但仍然不是很大,也不坚硬。


  玩够了乳房,我脱下她的长裤和内裤。伸手到她下身一摸,阴毛已经湿漉漉了。我搂紧她抚摩她的全身,发现她的臀部和肩膀的皮肤并不好,有些粗糙。


  我脱下衣服裤子,边躺下让她到我上面,边从枕头下摸出套套来打算戴上。


  她趴上来搂着我,告诉我她的好事刚过,不会出事,她不想用套子。我决定冒一次险,把套扔了。


  我握住硬邦邦的阴茎准备插进她,但只进去龟头她就哼哼唧唧地在我耳边喊起来:“嗯……痛……”


  然后抬起屁股让我的龟头滑出。我往上挺,刚插进去一点,她又哼叫起来抬起下身让我龟头掉出来。


  来回了几次,我急了,把阴茎对准阴道口,双手压住她的屁股,下身猛往上挺,把龟头挤进肉穴。她还想逃,被我双手按住,躲都没地方躲,终于被我结结实实地插了进去。


  “哎呀……”她小声惨叫,趴在我身上不动了。


  我开始颠动臀部,进出她的肉逼,感受她的穴。虽然她相貌并不出众,但阴道还是很不错,松紧适度,温暖湿润,进出的感觉比较舒服。


  我推她的肩膀让她坐起来,这样能够把玩她的乳房。从手感判断,她的乳房下垂得比较厉害,虽然大但估计并不漂亮。


  又插了一会,我让她起身趴在床上,我从后面操进去。我喜欢背后的姿势,据外国专家说,所有性交姿势中这样的姿势最符合动物的原始野性。


  她趴着。我捞起她的上身,边揉着乳房边抽插她。操了一会儿,我觉得有些忍不住,马上停止动作,把她翻过来躺着,玩弄乳房,稍微缓解一下绷紧的神经。


  这一中断,我的阴茎有点变软。我一边抚摩她的乳房,一边用阴茎磨蹭她的肚皮,一会儿又硬起来。


  我直接趴在她的正面,按住她的肩膀,把她的一条腿拉到自己腰部,挺起自己的阳具重新侵犯她。天气冷,停了这阵时间后她阴道口的淫水已经干了不少,我刚一进去她又开始喊痛。我没理会,只管一插到底。


  她闷哼一声:“啊……”,我停住,等她声音消失,拔出,又狠狠插入,她再次呻吟。我欣赏着她的呻吟叫床,奋力一下一下占领她。看着身下这具女体被我任意蹂躏,无助地扭动辗转,我感到非常兴奋和满足。


  操弄了几分钟,我快要不行了,决定不再强忍,于是加快速度进行抽插。随着阴茎传来无法克制的快感,我在她身体里喷射了,脑子有瞬间的空白,浑身通泰,说不出的舒服。


  我把枕巾拿给她让她擦拭,然后搂着她休息。我能感觉出她并没有到高潮,挺遗憾地跟她道歉,她说自己很少到高潮,过去和男朋友一起也是这样,所以基本上不知道什么叫高潮。


  她絮絮叨叨地诉说过去的生活,我听着听着就有些犯困。我们都没穿衣服,搂在一起热得很,我一直在微微流汗。我怕感冒就起身穿了内衣,也敦促她穿上衣服免得着凉。


  她帮我用手抚摩,然后扒开着我才放入。虽然从没有硬度这么差过,但还是让我想起了赵老师的名言:小B 还挺紧的。


  我不由赞美她,“真紧!还没生过孩子?”不愧是大学老师,反应就是快,她喘息着回答:“和你是第一次”。


  短短几十分钟,就结束了。单从性爱角度讲,这可以说是很差劲的一次。由于那段身体正差,拥着她沉沉睡去,也没有了第二次。


  【完】